徐瑞华:结直肠癌最新研究进展振奋人心

首页

2018-12-06

核心提示:8月20日,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副院长徐瑞华第十届“CSCO-南方”肿瘤生物治疗与分子靶向治疗论坛上,分享了2016年ASCO会议关于结直肠癌最新进展。   今年6月,第52届美国临床肿瘤学会(ASCO)年会召开,结癌相关研究也有了新的进展。 8月20日,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副院长徐瑞华第十届“CSCO-南方”肿瘤生物治疗与分子靶向治疗论坛上,分享了2016年ASCO会议关于结最新进展。

  必懂!转移性结直肠癌治疗共识  在论坛上,徐瑞华指出,目前转移性结直肠癌(mCRC)治疗共识中,尤其要关注以下几点。   1.替康、作为一线治疗疗效相当;  、Folfiri、Xelox疗效相当;  3.部分患者可使用类单药作为初始治疗;  4.未来将实现分子指标为基础的精准治疗。

  肿瘤原发部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治疗疗效  据了解,目前右半与发病年纪较晚、女性、症状较晚出现(隐性出血)、宽基无柄、高分化、粘液腺癌、腹膜后转移等因素相关。 在这样的背景下,“转移性结直肠癌的肿瘤部位是否影响疗效”的研究开展起来。

  CALGB/SWOG80405研究结果显示,肿瘤部位有预后意义,左半预后优于右半,总生存率(OS)差异更达月。   预后方面,无论接受哪种治疗,肿瘤原发部位在左侧的患者OS显著优于右侧患者;而关于预测性,一线使用西妥昔单抗和贝伐珠单抗在不同原发部位疗效相异。

  那么,肿瘤部位是否能作为生物标志物的替代指标呢?徐瑞华指出,需进一步分析标本,筛选精确的生物标志物,替代和增进现有对“左”或“右”的认识,进行个体化治疗,“当前,研究因根据左或右对患者进行分层,在临床上可能影响医生对药物治疗顺序的决定,但不能排除使用任一药物。 ”  右侧肿瘤与四大因素相关  一项2000年-2012年的研究显示,2000年以来,3、4期结直肠癌的原发灶部位都没有显著变化,左半和右半的预后都有所改善。 各分期原发灶部位和预后的关系不同,4期右半结肠癌预后比左半结肠癌差,而3期的差异较小,2期无显著联系。

  研究显示,年龄、MSI、BRAF和CIMP与右侧原发肿瘤相关,且这些相关因素也具有预后意义。 多变量分析中,原发部位并非OS显著相关因素。

  从研究可看出,右侧肿瘤与BRAF突变、MSI-H,以及超甲基化、独特的基因表达模式(共识分子亚型CMS1、3)相关。

包括EREG和AREG在内的基因受甲基化调控,可作为超甲基化生物学特征的替代标志物。

  不过,徐瑞华指出,上述生物学特征或可解释右侧肿瘤对抗EGFR结局的影响,但仍需探索其他因素。   免疫评分与复发时间相关  一项纳入2667例结肠癌患者的研究显示,免疫评分高的1、2、3期患者复发时间(TTR)也显著延长;低免疫评分可标记出高风险2期结直肠癌患者亚组;免疫评分在所有队列的多变量分析中,均具有显著意义;免疫评分可预测TTR、DFS(5年无病生存)和OS。   联合治疗mCRC研究振奋人心  徐瑞华介绍了一项Nivolumab±Ipilimumab治疗微卫星(不)稳定mCRC的研究。 研究显示,Nivolumab单药在MSI-H患者中显示出良好的活性,Nivolumab+Ipilimumab方案也显示出了前景;无论单药还是联合方案,对MSI-H患者低于具有持续缓解的作用;单药和联合方案在临床获益的同时,安全性受,与其他实体瘤研究结果一致。   徐瑞华表示,该研究结果鼓舞人心,支持进一步评估Nivolumab单药及联合Ipilimumab在MSI-H转移性CRC及其它错配修复缺陷的肿瘤中的疗效。   此外,Cobimetinib联合Atezolizumab治疗结直肠癌的研究也振奋人心。 研究显示,Cobimetinib联合Atezolizumab治疗化疗难治的KRAS突变mCRC患者,在最大给药剂量时,具有良好的耐受性;在MSS患者中,联合用药较预期的Cobimetinib或Atezolizumab单药达到更高的临床缓解率。